首頁 4pxcom 論壇 專題 健康 綜合 麗水視界 《麗水日報》 《處州晚報》
◎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 4pxcom中心 > 綜合  正文

浙江600年石居城堡,是現實版世外桃源,被譽為江南石頭第一村

麗水網 - 來源: 縉雲智慧旅遊在線   發佈時間:2021-01-12 10:03
編輯:王沁芳 | 責任編輯:葉捷

  前言

  你喜歡什麼樣的人居環境?是鋼筋混凝土的水泥森林中,那"上不着天,下不挨地"的高樓洋房?還是石頭配木材的原真自然裏,那"枕山面水,藏風聚氣"的小宅庭院?

  無論是前者,還是後者,都只關乎選擇,而無關對錯。城市,雖也偶有山水之趣,但畢竟人工干預多過於自然生長。而山水,既是一種陪伴,更是一種理想。

  因為,大多數中國人的理想狀態,就是活在山水中。《論語•雍也篇》子曰:"知者樂水,仁者樂山。"山水各有千秋,仁智都是追求,即使力不能及,也要心嚮往之。

  初識巖下古村

  就像我這次前往浙西羣山腹地,探訪一處擁有600餘年歷史的石頭古村,第一眼看到這裏的殊麗山水與奇特人居,就有如仙境小桃源一般,閃耀進我的性靈,令我驚豔震撼。

  這處石頭古村,位於麗水市縉雲縣壺鎮鎮,地處括蒼山西端蒼嶺段,海拔588米的丘陵平畈間,村東的"百丈巖"突兀挺拔、懸崖似削,村西的"雙獅山"層巒迭嶂,千峯凝翠。

  古村,因處於百丈巖之下得名巖下村,又因全村民居均用石頭壘砌,俗稱石頭村。巖下村始建於明建文帝三年(1402),村民以朱姓為主。

  據《朱氏宗譜》記載,巖下村朱姓祖先,可追溯至唐懿宗朝的淄州刺史朱珍(872-936),曾任後梁太祖朱温的大將,後被貶至温州永嘉任司户,並落户永嘉南溪。

  朱珍次子朱勳(896-966),於後梁末帝朱友貞貞明年間(915-920),遊獵至縉雲蒼嶺,看到南田山川秀美,便在此發子旺孫,綿延19代至明朝,朱氏子孫開始外遷開創新基業。

  其中18世孫朱慶,於1401年從南田遷至巖下,成為巖下朱氏的始遷祖,至今已傳19代。

  600餘年間,巖下朱氏聚族而居,得此天地之靈氣,在這片自然山水間生生不息,恪守耕讀傳家的淳樸家風,代代相傳,人才輩出。

  建國前,這裏出過2名進士、12名庠生、4名六品軍功獎獲得者,分佈在北宋、元、明、清及民國各個時期。建國後,村中走出了碩士、博士、專家及廳級幹部,服務於各行業。

 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,這塊鍾靈毓秀的世居之地,給了巖下朱氏身體骨骼的滋養,而祖先傳下的家風則塑造了他們的精神人格。於是,我們看到他們走出山鄉,走向全國。

  正因如此,巖下村先後被評為國家AAA級旅遊景區、浙江省歷史文化村落、省級旅遊特色村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、麗水市首批"美麗鄉村"示範村,並於2014年,被列入第三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。

  遊走巖下石屋

  巖下村的村口有一座石拱橋,名為"封溪橋",始建於清末。石頭砌築的橋身,造型美觀,如虹卧波。這座古橋,如今已成為網紅旅遊景點,吸引着天南海北的遊客前來打卡。

  橋邊樹木,或枝虯葉茂,或黃葉飄零。橋下小溪,碧水瑩潤,穿石而流,游魚可數。橋畔老宅,沿溪而建,懸掛醒目招牌,一幅鄉村田園圖卷,自此漸次鋪排展開。

  沿着石砌小道,走進村前廣場,可見全村的房屋、路面、台階及橋樑,均用清一色的原石砌築而成,高低錯落有致,儼然如同一座充滿原始氣息的石頭城堡,令人心生無限好奇。

 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青磚黛瓦的朱氏宗祠,始建於清順治年間,並於嘉慶十年進行翻修,至今已有330多年曆史,兼具管理宗族事務、村文化禮堂及遊客服務中心三重功能。

  宗祠內建有一座木結構古戲台,目前保存完好,每遇重要節慶日,都會有戲班登台演出。

  尊敬堂居中,懸掛有巖下朱氏祖先朱珍及其夫人的畫像,寄託後世子孫對先祖的感念。

  村中砌築石屋的石塊大小不一,顏色也不盡相同,看似隨意壘砌的石頭,甚至很少用到水泥粘合,卻能讓牆體基本做到嚴絲合縫,充分展示出建房工匠的高超技藝。

  石頭屋的牆體,一般有三層,兩側外層是較大的石頭,中間一層則是小石頭和黃泥的混合物,這樣的結構設計,就像為石頭屋配備一套"呼吸裝置",使之冬暖夏涼。

  巖下村現存200餘幢石屋,以兩層的石木結構建築為主,屋面為人字型雙坡屋頂,外牆封閉,內向空間開敞,中間為天井,具有典型的浙中山地建築風格。

  其中古民宅有28處,多以五間、七間、九間排屋及十九間、廿間頭四合院式建築為主,呈現出原有樸實的精神和文化況味。

  典型代表建築包括600多年的西園舊居、400餘年的上間沿明堂、200多年的廿間頭明堂以及100餘年的新屋明堂等明清四合院古建築,彰顯着舊時宗族文化的遺存。

  歷經數百年風吹、日曬、雨淋的石頭,顯得格外光潔而素雅。走在石板路上,置身於石頭的包裹中,讓人油然生出一種踏實的安全感和古老的神祕感。

  走着走着,就看到路邊豎立的一塊石碑,上書"普通嶺"三個硃紅大字,原來這就是普通嶺古道了。古道開鑿於南朝梁武帝普通年間(520-527),故得名,至今約有1500年曆史。

  普通嶺古道,跌宕起伏50餘里,自金竹、唐市、三裏、巖下、巖背,至仙居橫溪,是舊時台州、婺州、處州間的交通要塞。相傳,朱元璋曾到過巖下村,經普通古道前往仙居。

  路旁的《普通嶺古道碑記》,不僅記敍了古道開鑿之難,更向今人描繪了這條千年古道曾經有過的盛況,文中寫道:

  千餘年來,嶺上行旅絡繹不絕,百姓挑鹽,販夫負重;山民斫柴,壯漢幫工;商賈乘轎,僧隨仙蹤;痴男遺愛,怨女情濃;盜匪出沒,俠客如風……

  春則山花爛漫,百鳥爭歡;夏則清風習習,濃陰蔽天;秋則楓紅菊黃,層林盡染;冬則冰封玉壁,白雪皚皚……

  如此説來,普通嶺古道既有千年歷史文化,又有秀美自然風光,成為這片山水之間一道靚麗的風景。普通嶺,確實一點也不普通!

  魅力巖下山居

  眼前的巖下村,兩山夾峙,三水交匯,氏族聚居,房屋大多沿溪而建,這般村落佈局,既秉承着"天人合一、萬物一體"的哲學觀,又展現出"枕山面水,藏風聚氣"的風水觀。

  在600餘年的歷史進程中,巖下村人依然完整保留着前人的居住習性,從溪邊、山澗及山林中就地取材,用石頭和木料蓋起房子,一户緊挨一户,世代相傳,守望相助。

  於是,我們才得以看到,一處由石屋、石牆、石門、石窗、石階、石欄、石道及石橋,構建起的渾然天成的石頭世界,真可謂是深山古村中獨一無二的璀璨明珠。

  也正因為整個村莊石居獨立、簡單純粹,猶如一座"活化石",並是目前浙江省唯一的集中且保存完好的傳統山地石居村落,從而享有"江南石頭第一村"的美譽。

  環顧四周,石屋依山傍水,相互毗鄰。無論是新建的住宅,還是翻修的老屋,都與自然環境保持和諧統一,這早已成為巖下村人,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。

  在村中,可見老奶奶坐在門口吃飯,叔叔阿姨聚在一起聊天,阿公阿婆在拾剝着農作物,老爺爺在堂前做着手工藝品,黑狗在街巷中行走……

  還有家門前晾曬着醃菜、豆腐,魚池裏養的游魚,路邊綻放的秋花,被煙灰燻黑的石壁,長滿青苔的牆基,處處呈現出一派寧靜祥和、歲月靜好的模樣!

  據測算,巖下村空氣中每立方厘米的負氧離子數量,在10000個以上,真的堪稱天然氧吧。更厲害的是,村民的平均壽命超過85歲,是名副其實的養生福地和長壽之鄉。

  村東的百丈巖的與村西的雙獅山,巋然不動,為村民遮擋風雨,也遮擋冷空氣;穿村而過的裏坑溪、百丈前溪及巖下溪,為村民提供生活和灌溉用水。

  山和水分開了,可以各自嵯峨澎湃,在一起又能協作孕育萬物,像一對父母,給這處天地間生態鏈裏的每一位提供"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"的便利。

  山水既是一種實在的景觀形態,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的構建,這在巖下村的山居生活中體現得尤為明顯。村民與周邊的山水環境,互相投桃報李,彼此饋贈,從而實現了和諧共生。

  漫步在深秋的巖下,看那羣峯頂霧靄重重,山林裏松濤陣陣,古道旁翠竹瀟瀟,小溪中流水潺潺,石牆上炊煙裊裊,一幅靈秀奇美的山水田園畫卷,就這樣鋪排於天地之間……

  這就是巖下山居無與倫比的魅力,這魅力中有紅塵不到的純淨,也有滲入骨髓的江南靈秀,更帶給我從未有過的激動和回味無窮的美景。

  結語

  千年古道悠悠,六百年歲月匆匆。巖下村自建村至今,整體山水環境、村落佈局及建築形態,幾無大改。  這既要感謝朱氏始遷祖的獨具慧眼,也要感謝後世子孫,始終堅守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人居理念。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,仁山智水,巖下人兼而得之。

  回望巖下,不禁想起陶淵明"曖曖遠人村,依依墟里煙"的詩句。那鑲嵌在羣山與林海之間的石頭古村,不正是這位千古隱逸之宗筆下的理想園田居嗎?

  巖下石頭村,為習慣了城市生活的我們,提供了另外一個人居樣板:這裏遠離車馬喧囂與機器聒噪,有峯巒疊嶂與清澗幽谷,也有山環水繞和田園交錯,宛如一處桃源仙境!

  你不必移居此地,但可以在城市住得膩了、厭倦了的時候,來到這裏看看山水、看看石頭,在原生自然與原味鄉土的環境中,淨化身心的繁冗,從而獲得愉悦性靈的美妙體驗。

  來源:《大自然的節慶》徵文活動 風月書旅


 

如遇侵權問題,請及時聯繫(電話:0578-2127345)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。

分享至: